主页 >> 专家团队 >> 教授见解 >> 【澎湃商学院】谁来“解救”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小哥

【澎湃商学院】谁来“解救”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小哥

2020/09/18

最近,关于美团骑手的一篇文章引起了社会的普遍关注。文章揭露了美团的技术算法如何逐步压缩外卖小哥的配送时间,从而将其逼向崩溃的边缘。一时间,关于骑手工作环境恶劣,迫于压力导致交通违规的报道也纷纷涌现。面对社会舆论,饿了么提出了消费者多给5分钟的选项,美团则给予骑手8分钟灵活度。对此,社会反应并不积极,上海市消保委相关负责人就明确表示饿了么的做法是将企业责任转嫁用户承担。

针对这一话题,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陈歆磊受邀撰文。他认为,首先应该让平台也承担部分由于业务造成的社会成本。其次政府也可以出台一些指导性的政策来规范这个市场。

笔者认为这个事件有三个要点:

一、企业通过技术手段提高效率是合理的;

二、消费者对购买的产品服务有更高的要求也是合理的;

三、前两点导致的后果应在合理的边界内。

这个边界可以是法律、道德、社会共识,甚至企业文化。总的来说,前两点的匹配促成市场的均衡。例如消费者下单后预期30分钟送达,但是如果平台现在只能40分钟送达,那么部分消费者会放弃下单,而其他顾客会调整预期接受40分钟送达,这样市场均衡就会实现。而平台自然会努力不断缩短配送时间以争取更多的客户,这样市场均衡也在不断刷新。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出在第三点,也就是说,由于企业和消费者的压力,导致外卖小哥的处境超出合理范畴了。

具体地说,外卖小哥承担了所有的压力和责任:配送不及时会被公司扣钱,交通违规会被警察扣罚,如果导致法律责任则毁了自己。按理说,在一个良性的市场里,这种情况会导致快递小哥的流失,而员工的缺失会让平台和消费者让步,从而在新的市场均衡里为外卖小哥创造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

但是很不幸,在当下的市场里,外卖小哥是三方中的弱者。这个职业技术含量不高,进入门槛较低,再加上目前经济不景气导致的就业难,使得外卖小哥这个行业成为竞争性市场。这样一来,跟不上节奏的外卖小哥会被淘汰出局,而平台不乏替换者。

在这种情况下,市场进入一个恶性状态。按理说,合理的市场里应该是价值链上的各方都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平台和消费者来挤压外卖小哥这个群体。由于小哥群体的弱势,单靠市场的力量是不足以扭转现有的不合理局面的。

外卖小哥如果单单收入降低,那还是个人的经济问题。但是如果是违章伤人伤己,那就是社会及法律问题。而这个问题,只有政府出手才能解决。政府应该鼓励企业在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同时减少相应的社会成本。否则的话,政府有权将产生的社会成本全部或部分转嫁给企业。当年共享单车火爆之时,大量单车占据公共空间,而且回收被遗弃的单车造成大量公共成本。而政府并没有及时对单车企业进行成本转嫁,这应该成为一个经验教训。

因此对外卖骑手这个案例,笔者认为:

首先,应该让平台也承担部分由于业务造成的社会成本。例如,外卖小哥如果交通违章,那么平台应该被计分,而政府可以依据该分数来规范平台甚至对其业务进行一定限制。这样会迫使平台也开始重视业务带来的社会成本,从而合理地对外卖业务进行管理。

其次,政府也可以出台一些指导性的政策来规范这个市场。就像长途司机不能疲劳驾驶,政府对于外卖骑手的工作负荷,也可以基于安全角度做一些规范。这些措施可能会导致配送时间的延长,从而迫使消费者调整预期。虽然对整体的市场规模会产生一定影响,但是会让市场在一个更加合理健康的环境下运营。

除此之外,此次事件让社会对外卖小哥这个职业有了更多的关注。而从职业发展的角度,外卖骑手是有很大瓶颈的。这个职业并不容易累积经验,一旦失业,转行会成为很大的问题。因此,如何帮助外卖小哥进行一些其他的技能培训,也应该是平台和政府一起协商思考的问题。


文章载于澎湃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