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团队 >> 教授见解 >> 【证券时报网】当下是否应该增加对股市的投资?

【证券时报网】当下是否应该增加对股市的投资?

2020/07/29

当前,国际新冠疫情仍存在不小风险,宏观经济增长疲软,A股市场又展现出暴涨暴跌的特征。我国居民是否应该增加对股市的投入?

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陈欣受邀撰文,分享观点。他认为,A股市场还存在大量估值合理、业绩表现相对良好的优质上市公司,正成为吸纳我国、乃至于全球金融体系充裕流动性的配置选择。

中国家庭财富中房产配置的比例过高,而股票资产的占比过低,带来我国蓝筹股的整体估值低迷。当前,我国前所未有地重视资本市场的战略地位,并进行了一系列基础性制度改革,给居民提高股票资产配置比重带来了良好的机遇。然而,投资者在A股面临与其他资产迥然不同的一系列风险,其获益较大程度上取决于投资理念。到底是进行短期市场博弈,还是选择质地优良、估值合理的股票进行长期配置?

A股前期大涨极大地激活了市场热情,各大券商营业部开户数量暴增。然而,对于大量投资者而言,这样的状况也引发了不少忧虑,果不其然,近几天A股又大幅调整。7月16日,中芯国际在上市交易的首日上涨超过200%,但市场却以暴跌收盘,上证指数和创业板指数分别下跌了4.5%和5.9%。

当前,国际新冠疫情仍存在不小风险,宏观经济增长疲软,A股市场又展现出暴涨暴跌的特征。我国居民是否应该增加对股市的投入?

金融市场流动性充裕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期间,各主要经济体均出台了重大的救市和刺激政策,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帮助市场从恐慌性情绪中得到恢复。

以美国为例,3月以来美联储紧急接连两次降息至零利率附近,在短短4个月内其扩表规模超过3万亿美元,已接近2008年次贷危机后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规模的总和。此外,美国政府还推出了总额近3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这样的政策造成当前国际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充沛甚至是泛滥。

今年上半年,我国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量为20.8万亿元,创下历史最高水平,较去年同期增量要多出6.22万亿元。其中,企业债、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三项直接融资的占比达19%,较去年同期高了7.7%。今年上半年,企业债券净融资达到3.33万亿元,几乎持平去年全年的水平;非金融企业的境内股票融资2461亿元,比去年同期也差不多翻了一倍;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增加3862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了4250亿元。

大量社会融资也提升了我国货币的供给量。我国今年6月底M2(广义货币)余额为213.5万亿元,同比增长11.1%。而我国虽然还未降低基准利率,但通过各类政策推动市场实际贷款利率下行。以1年期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为例,去年6月的利率为4.31%,而近期已下降至3.85%。

社融规模上升,市场实际利率下行,这些数据都说明今年我国金融体系向社会“放水”的力度不小,带来金融市场流动性充裕。

家庭股票资产配置增加

长期以来,我国家庭财富最主要体现形式是房地产,约80%的资产配置于商品房。据媒体报道,我国家庭持有的房地产价值早就超过400万亿元,每年还大致新增购买16万亿元的商品房。

而我国家庭在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不足20%。今年6月底我国居民的存款总量约为90万亿元,A股股票总市值约为70万亿元,其中个人投资者直接购买或通过公募基金的持股比例约为1/3。

对比起来,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房产与股票的市场价值则相差不大。这意味着我国家庭还有增加股票资产配置的巨大空间。

近年来,我国家庭通过公募基金等机构增加股票配置的趋势明显。2019年末公募基金持有A股市值合计2.43万亿元,占A股流通市值比例时隔五年再次回到5%以上。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实体经济普遍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负面冲击。非上市的中小型企业风险承受能力较弱,融资手段有限,所受影响较大;而上市公司具有更为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头部行业地位,依靠资本市场融资优势,在宽松货币环境下能以更低成本获取资金,更容易渡过难关,甚至可以扩大市场份额。

在此情况下,A股市场还存在大量估值合理、业绩表现相对良好的优质上市公司,正成为吸纳我国、乃至于全球金融体系充裕流动性的配置选择。

今年上半年新成立的688只公募基金产品合计募集规模高达1.05万亿元, 其中权益类基金募集超过7000亿元。从公募基金的资金流入可见,我国家庭加速配置股票资产的趋势明显。

制度改革释放红利

长期以来,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国证券市场制度对大股东造假和违法违规行为处罚不足。A股市场不少公司大股东进行财务造假,甚至操纵市场的现象仍然屡禁不止。近期的康美药业、康得新和獐子岛都是此类案例的典型。

而A股投资者经历了大量合法利益被侵吞的教训后,采用了“用脚投票”的交易模式,导致市场长期资金不足,换手率极高,股价同涨同跌,缺乏定价效率,以至于有人将A股称为赌场。而要吸引长期资金入市,发挥股市有效配置资源的功能,就必须对原有制度进行根本性的变革。

2018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进博会上提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我国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自此,我国在科创板和创业板先后实施了注册制,对《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先后进行了修订。下一步,我国还将修改《刑法》,并探索举证责任倒置和集体诉讼等制度,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抑制证券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

科创板“试验田”的推出为市场带来了极大活力。在放松科技含量较高企业入市标准、引入优质上市公司的同时,A股还在加快清退亏损严重、业绩造假的劣质公司。今年以来,“垃圾股”出清的速度明显加快,上半年已有22家公司退市,超过2019年18家的全年水平。

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允许上市公司非流通股东在平均支付30%的对价后,可以在二级市场进行流通变现价值。这扭转了大股东因变现困难去掏空上市公司的动机,使得大股东开始关心公司股票价格,并在资源上对上市公司进行倾斜支持,为之后长达三年的大牛市奠定了基础。

正如股权分置改革对市场带来的积极影响,此轮我国对股票市场基础性制度的改革,也正在大幅放松行政性管制,加强信息披露要求,增加大股东和管理层的违法违规成本,实现对上市公司的优胜劣汰,最终有助于市场形成以公司内在价值为投资“指挥棒”的氛围,吸引居民财富从房地产市场向股市转移,企业与资本市场得以实现长期共赢的正向循环。

中国股市优势明显

与其他大类资产相比,我国A股具有以下明显优势。

首先,上市公司具有较高透明度。大部分上市公司到达了成熟的规模,其商业模式已得到验证。投资者通过上市公司的财报和公告,可以获取大量信息,可以通过深度分析来加强对其底层资产的了解。与理财产品和私募股权等投资相比,二级股票市场投资者面临的信息透明度要高得多。

第二,股票投资税负较低。目前,我国对于二级市场交易的盈利暂不征收资本利得税,对于股息红利所得则实施差异化税率。对持股期限超过1年的个人,对股息红利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持股期限在一个月至一年期间的,按10%的税率征收;对持股期限在一月以内的,税率为20%。投资者通常需要承担的,仅有万分之三左右的交易佣金和卖出金额千分之一的印花税。与美国、英国等成熟金融市场相较而言,我国股票市场的税负处于较低水平。

第三,蓝筹股估值较为合理。即使是在短期大涨之后,7月13日我国沪深300股票的平均市盈率为14.6,市净率为1.6,而股息率为1.8%。与美国股票市场当前的估值水平对比,我国蓝筹股处于大幅折价的状态。

第四,流动性充沛。A股市场7月以来的日均交易额在1万亿元以上,在A股市场配置资产可为投资者保持较高流动性。这在当前经济不确定性仍然较高的情况下,具有重要意义。

买房底层回报差于买股

尽管疫情对一季度房地产市场销售打击严重,但近期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可避免对房地产市场带来了积极影响。今年4月以来全国房地产市场回暖迹象明显,二季度全国前100房企销售额同比已经超过去年,一二线核心城市的房价也出现了上涨趋势。

然而,高昂的房价已给整个社会带来了极大的负担,同时又给地方政府提供了大量税费进行基础设施建设。2019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约为16万亿元,就为国家带来了总额达9.5万亿的土地出让金和土地增值税等税收,占地方财政收入的比重高达52.9%。

国家提出“房住不炒”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的目的是稳定房价。一方面,国家需要通过控制土地供给、压缩金融体系对房地产行业的整体融资来减少供给,防止房价大幅下跌;另一方面,国家通过限购、限价等行政手段,希望避免房价由于供应短缺产生短期暴涨现象,给社会带来过高负担。

在过去二十年间,我国房地产价格涨幅惊人,成为社会财富最主要的体现形式。然而,房价大幅度上涨体现更多的是其投资品的属性,而非内在使用价值的增长。目前,国内大多数住宅的租金收益率仅在1%-2%左右,投资者在房价上涨之际可以忽略租金收益较低的问题,但一旦房价不再上涨,将面临资产底层回报难以弥补资金成本的困境。

从底层收益率、税负、交易成本、流动性以及投资限制等因素来看,估值合理的蓝筹股与商品房相比,可能是更好的投资选择。

投资理念决定风险收益

中国家庭对房产配置的比例过高,无疑可考虑提高股票资产的占比。但股票市场为投资者带来的不仅仅是收益,同时也伴随着不小的风险。

一般来说,A股投资者面临着代表宏观波动的市场风险、市场对于企业盈利给予的估值风险、代表企业经营产生内在价值波动的现金流风险、代表大股东和管理层判断产生的会计层面风险、以及由于大股东和小股东之间利益不一致产生的掏空风险。对于熟悉理财产品和房产的个人投资者而言,以上不少风险还属于陌生领域。

而深刻理解上市公司股票所面临的这些风险,需要投资者具有较为专业的投资技能和心理素质。我国散户数量庞大,到目前已接近2亿。若不具备相应的信息搜集和分析能力,散户投资A股往往会遭遇更高的风险,但却只能得到更低的收益率。

据上交所统计年鉴数据,2017年沪市个人投资者交易量占比高达82%,但在整体盈利中的占比却不足10%;散户贡献了约5倍于机构投资者的交易额,却只获得了不到其30%的盈利。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募集规模大幅度增长,体现了个人投资者将资金委托于专业机构投资者进行管理的意愿在增强的趋势。

投资者参与股票市场的获益较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投资理念。到底是进行短期市场博弈,还是选择质地优良、估值合理的股票进行长期配置?

对于买入盈利情况良好、估值合理蓝筹股的投资者,A股市场并非“赌场”。上市公司每年赚取的盈利可以增加公司股权的内在价值,不少公司还对股东分配较高比例的现金分红,值得长期资金进行配置。

正如《北京人在纽约》电视剧中所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也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我觉得这句话同样也适用于中国的股市。


文章载于证券时报网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