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团队 >> 教授见解 >> 【腾讯新闻×中国益公司】丰巢坚持收割“羊毛”,或致业务难以壮大

【腾讯新闻×中国益公司】丰巢坚持收割“羊毛”,或致业务难以壮大

2020/05/15

近日,丰巢快递柜宣布执行超时收费,消费者自发形成抵制浪潮。

针对此事件,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陈欣认为,丰巢向用户收费底气源于股权整合、行业竞争减少,根源在于连年亏损亟需改善业绩。但丰巢需审慎应对公众对于收费事件的强烈反弹,积极探索其他盈利模式。

自2020年4月30日起,丰巢快递柜宣布对非会员用户收取超时保管费,杭州、上海等地部分小区对此公开提出异议,并宣布暂停使用丰巢快递柜。对此,丰巢于5月9日发布声明称,业委会单方面断电构成违约,已对其造成巨大经济与商誉损失,“丰巢无法在支付高场地费的同时再给业主提供免费服务。将根据业委会最终决定,快速做好会员用户退费等相关工作。”

而5月10日,上海中环花苑小区发出致丰巢的公开信,并提出以下诉求:

1)在快递柜上张贴醒目提示,请快递员必须先行联系客户同意下方可投入丰巢柜;2)免费时长延长到24小时。

此项关于收费的争议涉及广大社会公众的权利,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为何丰巢决定在此时收费?其成本费用结构如何?公司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对于当下的危机,公司如何应对?

整合后议价权加强

在顺丰控股(002352.SZ)的年报中,对其原参股14.43%的丰巢科技是这样描述的:“依托于遍布全国的末端智能快递柜网络,为用户提供7×24小时智能快递柜寄递服务。目前已在超过110个重点城市联手5.7万多家物业企业,完成超过17万个网点布局,累计服务于全国200万收派员,触达2亿消费者,一线城市市占率超过70%”。2019年,丰巢科技通过协议控制方式将其股权重组于境外融资平台丰巢开曼的控制下,而丰巢开曼与顺丰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同为王卫。

2020年5月5日,丰巢开曼宣布采用定向收购的方式整合中邮智递及“速递易”业务,整合完成后其估值已超过百亿元。王卫通过明德控股控制了丰巢开曼36.54%的股权,顺丰控股通过亮越公司持有9.75%,而三泰控股(002312.SZ)将其持有的34%中邮智递股权注入后仅持有丰巢开曼6.65%的股权。

重组前,丰巢拥有17.8万组智能快递柜,在一、二线城市的市占率超过70%;而速递易累计布放了9.4万组快递柜,在低线城市的市占率较高。丰巢并购“速递易”后,将拥有全国40.6万组智能快递柜中的28.2万组,实现高中低线城市的全面覆盖,全国市占率将达69.5%。

整合后,行业竞争的减少将较大程度加强丰巢的议价权,使得其更有底气对快递用户进行收费。

表1:丰巢科技境外融资平台丰巢开曼的股权架构

快递柜直接收入难抵费用

据中环花苑小区业委会的估计,丰巢快递柜的收入包括对快递公司收取的入柜投递服务费和基于柜身贴纸、柜机屏幕及手机端的广告费。

丰巢柜分大中小三种格子,对快递公司分别收取0.45元、0.4元和0.35元每单。据其测算,80格口快递柜每天收入为36元,一年快递入柜服务收入约1万元。如能达到该水平的平均单柜收入,丰巢每年仅此一项收费即可获取17.8亿元收入。

丰巢并未对公众披露其利润表明细,但我们或可从顺丰控股的2019年报披露中窥见一斑。顺丰控股在2019年向丰巢科技支付的费用约为1.4亿元,包括4728万元快递代理及其他服务费、8296万元代收手续费费用和1210万元促销活动费,而2018年这三项费用分别为3097万元、5865万元和0。其中,2019年代收手续费费用占总支出费用的58.3%,丰巢寄件产生的代理服务费占比为33.2%,而广告费占比还相对较低,不足10%。

如果按照该比例测算,丰巢2019年的16.1亿元实际营业收入中,代收手续费收入约为9.4亿元,对应每组快递柜约产生5281元入柜投递服务费收入。可见,中环花苑小区的测算较实际水平约高了一倍。

而快递柜行业属于重资产类型,需要事先进行较大投入,其快递柜采购和场租成本数额惊人。2019年末,中邮智递26.2亿元总资产中非流动资产为20亿元,丰巢的总资产更是高达108亿元。

据三泰控股董秘表示,最新的1T4(1个主柜4个副柜,108个格口)的快递柜设备成本在2.5-3万之间,场租成本主要集中在3000-4000元/年。按合并后的丰巢拥有28万组快递柜测算,其设备投入超过70亿元,按5年折旧期限,每年折旧费用加场租成本或可达20亿元。除了这两项主要成本,快递柜公司还需付出运营和维护费用、营销费用、财务费用、行政及管理费用。

以丰巢此前业务模式产生的收入,完全无法覆盖公司高昂的成本与费用。

表2:丰巢科技的主要财务数据

上市融资诉求亟需改善业绩

2019年,丰巢营业收入为16.1亿元,亏损7.8亿元,公司净资产为36.5亿元;中邮智递营业收入为4.3亿元,亏损5.2亿元,其净资产已为-2亿元。可以预期,若按以往的模式运营下去,重组后丰巢的巨额亏损仍将继续。而2019年丰巢进行协议控制方式的重组或许暗示公司即将启动海外上市,也对公司近期的运营业绩改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或许能说明,丰巢推进会员制度的迫切性。自4月30日起,丰巢对于超时12小时的非会员用户收取每12小时0.5元的保管费,3元封顶,法定节假日不计费;对会员费的收取标准为5元/月或12元/季,滞留包裹7天内免费。按照其合并后具有3亿终端消费者进行测算,即使每人每月收取1元,也可获得36亿元收入。

因此,即使在遭遇了公众对收费的强烈反弹,5月9日丰巢CMO李文青仍表示:“未来会继续推进会员制度”。


表3:中邮智递的主要财务数据

互联网思维优化变现模式

对于丰巢来说,其服务对象为快递公司和快递用户。其价值创造在于帮助快递公司增加快递员效率、减轻工作量;方便快递用户的收件与发件。

为了实现该目的,丰巢投入重资产在大量小区设立快递柜,先通过免费模式培养快递用户使用习惯。当前,丰巢的收入主要包括代收手续费收入、寄件产生的代理服务费收入和少量广告收入。受疫情影响,公司的“无接触交付”优势还将增加快餐入柜、物品存取服务等新业务。然而,这些变现模式仍以基于快递柜本身的业务为主,难以覆盖其重资产投入的成本。该模式需要公司在“跑马圈地”阶段能忍受较大亏损,因此具有较宽“护城河”。

然而,我国的客观情况是,激烈竞争导致快递的费用较低,快递公司并不能承受过高的服务费用;而为获取更高的效率,快递员又往往不愿意在投递前获取客户同意再将快递置入丰巢柜。这导致了快递收件人的体验并未上升,当前丰巢柜的获益者主要是快递公司。

因此,一旦丰巢提出对快递收件人采用收费模式,就遭遇了公众的较强烈反对。正如美团点评(03690.HK)在疫情期间试图大幅增加对其引流的外卖配送业务进行变现,遭遇众多餐饮企业的一致反对和抵制。

互联网公司的盈利模式往往都是“羊毛出在猪身上”。这意味着,丰巢的快递柜业务应该是其引流业务,公司可能需要忍受该业务自身的长期亏损,但通过平台中的其它业务进行变现。如果丰巢坚持要在快递柜业务这头“羊”身上收割较多“羊毛”,则可能最终导致这头“羊”难以壮大。

行业政策环境趋于改善

面对小区业委会的反弹,丰巢认为其支付了高额进场费,因此有收费的权利。然而,我国《快递暂行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对此,各地邮政管理部门的态度较为明确,对未经用户同意擅自将快件投入智能快件箱等属不规范行为,用户可以进行投诉或者举报,邮政管理部门也将依法予以查处。

大量快递收件人面临的困惑是,快递员往往在未进行告知的情况下,直接放入丰巢快递柜。在快递柜不收费的情况下,用户为了方便或可忍受;但一旦收费,快递公司和丰巢或将面临大量二次收费”的投诉。

尽管如此,快递柜行业也面临不少积极的政策支持。比如,2018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在此次新冠疫情又给快递柜行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

在疫情较为严重的2月,国家邮政局就提出了“积极推广定点收集、定点投递、预约投递、智能快件箱投递的模式”。此时,设有智能快件箱的小区就体现出“减少人员之间的直接接触”的优势。

4月17日,商务部办公厅和国家邮政局办公室提出着力解决电商配送“最后一公里”问题的措施:明确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将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纳入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提供用地保障、财政补贴等配套措施。

应审慎应对公众反弹

作为行业规模最大的公司,丰巢需要审慎应对公众对于收费事件的强烈反弹。

首先,《快递暂行条例》必须得到严格遵守,潜在的“二次收费”问题应逐步得到解决。丰巢或需付出较高成本在其平台上获取快递用户在丰巢柜中接受快递投件的事先许可,以及其相关的收费条款。

其次,在满足合规性的前提下,丰巢还有较大空间改进用户服务的品质,并优化对收件人的收费标准。

第三,2019年我国快递入柜率仅为10%,丰巢若能获得收件人的认可,还具有较大提升空间。

第四,作为一家重资产硬件为基础的互联网平台公司,丰巢仍需积极探索其它盈利模式,寻找更多长着“羊毛”的“猪”进行变现。

最后,在改善服务质量、增加业务规模和扩大业务边界的过程中,丰巢或许还需获取更多资金覆盖其短期亏损,这意味着对上市融资的更强诉求。


文章载于腾讯新闻x中国益公司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