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团队 >> 教授见解 >> 【三联生活周刊】共享单车行业竞争已变成阿里和腾讯两大巨头的对决

【三联生活周刊】共享单车行业竞争已变成阿里和腾讯两大巨头的对决

2018/04/23

4月12日,三联生活周刊发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副院长陈歆磊的观点报道。他表示,与同属出行领域的共享汽车行业相比,共享单车在数据上的价值不高,其行业竞争的背后已经变成了阿里和腾讯这两大巨头的对决。政府应该在共享单车领域应该起到调控市场的作用,比如对可能发生的合并现象进行反垄断调查。  

摩拜被收购之后,共享单车往何处去? 

之前被广泛誉为“中国创新”的共享单车行业在进入疯狂扩张的阶段之后就一直陷于争议的漩涡,这种争议在4月初摩拜被美团收购之后达到了顶峰。在很多学者专家看来,资本也许就是造成共享单车行业现状的“元凶”,而这个诞生还不到两年的新兴领域已经成为巨头们的游戏了。 

摩拜为何不得不卖? 

岁末年初之际,因为持续的混战不休,共享单车行业流言四起,一股“破与立”的气氛弥漫在行业中。 

首先被负面消息纠缠的是ofo,因为被媒体曝出“账面上只剩不到6亿美元的资金”,舆论纷纷猜测ofo是否会扛不住压力与摩拜合并。但ofo创始人戴威却表现出了极为坚定的意志,他不仅始终拒绝合并的选项,并在去年年底的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新青年商业领袖”分论坛上一吐自己的心声:“我觉得作为创业者,我们也非常感谢资本,因为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我也想说,我觉得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随后,坚持下来的ofo在上个月再次以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获得了由阿里巴巴领投的E2-1轮8.66亿美元融资。为自己争取到了更长的独立发展时间。 

不到一个月之后,率先选择妥协的成了另一家共享单车领域的领跑者摩拜单车。根据各家媒体曝出的消息,尽管在具体收购细节上略有出入,但一个确定的事实是,4月3日晚间,摩拜召开股东会议表决通过了美团收购案。次日,双方正式发布联合消息,美团全资收购了摩拜,金额可能为27亿美元。尽管CEO王晓峰、总裁胡玮炜等管理团队都将留任,但摩拜董事长已经从天使投资人李斌换成了美团CEO王兴。可以说,美团已经代替摩拜成为共享单车市场的主要玩家。 

“我认为现在应该观察的是王兴和美团的想法。”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新型城镇化智库主任诸大建对本刊说道。因为长期研究循环经济发展问题,他从共享单车诞生起就持续关注这个行业的变化,到现在,他还清晰地记得摩拜第一天出现在上海大街上的日期是2016年4月22日。两年过去了,他对于这个行业被资本裹挟至此的现状一直不满。 

作为一家成立仅两年多的年轻“独角兽”,选择在这么早的时间点被收购,直接原因就是其糟糕的财务状况。根据此前曝出的信息,摩拜内部的财务报表显示,截至被收购时,摩拜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人民币,供应商欠款约10亿元人民币,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 

“现在我觉得(摩拜)几乎是到了一个穷途末路的状态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助理教授林宸对本刊说道。她告诉记者,27亿美元的收购金额差不多相当于就是摩拜之前获得的投资总额,这种收购形式几乎等于是大家倾家荡产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把钱给刷光了,耗到最后获得了一大堆流量和一个大型企业的规模。然而,问题在于所有这些剩下的东西几乎没有任何的护城河和壁垒,同时也看不到一个清晰的商业模式在里面。“所以它除了被卖掉,没有什么再继续撕咬下去的必要性了。” 

外界到今天为止对于共享单车行业最大的质疑就是:这是否是一个能赚钱、有完整商业模式的生意?对于这个问题,不同的研究人士有不同的意见。作为倡导循环与共享经济的学者,诸大建觉得摩拜在刚出现的时候颇令人眼前一亮,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商业模式虽然“发不了大财”,但它在慢节奏的发展中其实是盈利的,只是由于后来资本的介入才使得这个模式在疯狂的扩张状态下陷入了“大量投放—大量损坏—大量亏损—继续大量投放”的恶性循环。 

但更多的从事市场经济研究的学者则持有不同的意见。比如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之前就算过一道简单的数学题:如果共享单车行业靠着一块一块、五毛五毛挣,一天共享单车大概能够带来1亿到1.5亿元的出行频次,就算是1元一次的话,一天是1亿元到1.5亿元的量级,这就是整个行业的天花板。但考虑到共享单车生意本身的重资产属性,它需要大量的生产及运维资金,因此,在林宸的计算中,假设不去挪用押金,她得出了每辆单车平均每天要被使用2.27次才有可能盈利的结论。而这在现实场景中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副院长陈歆磊则很直接地表示“这个市场的价值不大”。在他看来,与同属出行领域的共享汽车行业相比,共享单车的致命问题就在于没办法提出一个有足够吸引力的市场前景,也就是通俗意义上讲的“画不出大饼”。“像滴滴这些共享汽车企业虽然也不挣钱,但是他们能提出很多可观的发展方向,比如汽车可以作为物联网的入口,还可以发展无人驾驶,但自行车能说出什么故事吗?包括它在数据上的价值也不高。” 

事实上,除了陷入泥淖的摩拜之外,另一家共享单车行业的重要公司ofo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多少。此前《财新》也曾报道称ofo挪用的押金数额超过30亿元人民币。林宸就对本刊表示,如果摩拜作为一个在技术和运营上相对来说领先的共享单车公司尚且如此的话,那么其他几家的财报只会更坏不会更好。因此,业内也几乎都认为ofo距离被收购也只剩下时间的问题了。 

从创新业务变成巨头的游戏 

作为一家以团购和外卖为主业的公司,美团在这次收购案中也很引人注目。但如果你了解美团近期的变动,从布局出行领域到为自己未来IPO提供更多的业务基础,在林宸看来,美团无论是从商业战略、资本运作还是技术层面,都有理由选择在自己筹备IPO之前花27亿美元巨资拿下摩拜。 

过完年之后,此前一直聚焦团购与外卖市场的美团大规模进军出行领域。3月21日,美团打车经过几个月小范围的试运营之后正式登陆上海,并且快车和出租车业务同时上线。不到10个小时,订单突破10万单,两天内订单量突破25万单,第三天又突破了30万单。在大手笔的补贴策略下,让此前这个领域的霸主滴滴受到了极大冲击。根据王兴的说法,他们三天便拿下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美团就对其内部的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成立了“出行事业部”,将原有的餐饮、到店综合、酒店旅行“三驾马车”升级为到点、到家、旅行和出行四大LBS场景,“出行”被提升到战略层面。一方面积极在打车业务上开疆拓土,另一方面,布局共享单车既能为美团带来更大的流量与数据,同时也能让美团在资本市场上获得更高的估值。 

而从技术角度,表面上看外卖和出行好像是两件事,但它们在技术层面是一件事,就是通过定位及智能算法去优化它整个的进程,因此这两个团队在技术上也可以有一些配合。 

除了美团之外,另一个进入这个领域的重要参与者是滴滴。在此之前,滴滴一直就是ofo的主要投资方之一,他们先后参与了ofo的B+轮、C轮、D轮及2017年7月的E轮融资。7月份,滴滴还向ofo派出了包括高级副总裁付强、市场负责人南山、财务总监莱斯利·刘(Leslie Liu)在内的高管进驻,分别担任执行总裁、市场负责人、CFO等职务。但随着双方在公司发展方向上的矛盾不断激化,11月,多名滴滴背景的高管及员工从ofo离职。之后,ofo引入了另一家更大规模的机构投资方阿里,以此对抗滴滴对自己的影响。 

面对这种局面,滴滴虽然还持有ofo相当高的股份,但他们也开始在其他方向布局,其中将重点放到了去年11月就宣告破产的小蓝单车身上。今年1月9日,滴滴出行和小蓝单车双双宣布,小蓝单车将托管给滴滴出行,用户可继续通过滴滴APP免押金使用小蓝单车。随后,在ofo接受了阿里的E2-1轮融资之后,滴滴干脆将重心进一步放到小蓝的身上。 

从近期街边单车颜色的变化上,我们已经能轻易看出这种趋势了。在拥有两万多名上班族的望京SOHO地区,这两周突然出现了大片崭新的、写有“滴滴APP扫码解锁”字样的小蓝单车。运维师傅小杨告诉本刊,两周以前,滴滴开始大规模招聘小蓝单车的运维人员,他就是那时入职的。现在,和他一起在这个方圆不到1平方公里的区域内管理超过1000辆小蓝单车的运维人员已经从零变成了十几个。同时,滴滴也在逐渐回收之前散落在大街小巷的旧版小蓝单车,将它们回厂翻修之后再次投入到市场上。 

从被美团收购的摩拜到被滴滴接管的小蓝,共享单车这一完全带有中国特色的创新业务已经开始变成巨头们的游戏了。 

在陈歆磊看来,共享单车行业竞争的背后已经变成了阿里和腾讯这两大巨头的对决。比如腾讯同时是美团和摩拜重要的股东,据说这次收购就是腾讯全力推动的;而阿里则与滴滴及ofo关系甚深。而发生在共享单车行业的故事则不过是外卖、团购及共享打车等所有这些创新领域竞争的再次重演。 

“这些背后资本的做法就是在开始的阶段以低价冲击进来,类似国外告我们倾销一样,以不合理的低价来冲击市场,其实目的就是想占有市场;等占有了市场之后,再回来搞垄断交易。这在现在好像已经变成了互联网创业的一种固定模式。” 

对于这种结局,学者们都觉得很遗憾。“无论是共享单车行业还是外卖行业,它们在一开始都是一个挺好的idea,但是资本会推着你去想一个更大的故事。”林宸说道,“我其实想说的是,两年来摩拜其实有非常非常多的节点可以更好地去深入到线下,可以更好地去打造一个本地生活三公里生活圈,可以去利用它那些正在骑行的人形成一种链接,这些它都没能做到,都是资本没有让它去做这件事情。” 

显然,期待背后巨头们在短时间内改变这个行业是不现实的事情。林宸就对本刊表示她不认为美团会在上市前大举对摩拜做出什么变革。“因为如果做出大的变革,一定意味着美团要给摩拜输血,在上市前我不认为它会去给摩拜进行这些输血的动作。” 

因为共享单车所具有的公共属性,改变的力量被寄托在了政府的身上。 

研究市场营销的陈歆磊认为政府在共享单车领域应该起到调控市场的作用,比如对可能发生的合并现象进行反垄断调查。“在一个实体市场的前两名要合并的时候,这在国外就会引发反垄断调查,这种事都是要监管的。” 

而研究城市发展的诸大建则对政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格外强调共享单车的公共属性,在他看来,从骑单车的马路,到停单车的道路空间以及单车的管理,这些都是要政府进行系统性思考的。但是现状则是政府推出的一些手段都是破碎化的,缺乏整体的思考。 

“我认为共享单车打响了‘后小汽车时代’交通的第一枪。”诸大建说道。在他的设想里,未来的城市交通应该是一种“慢行交通”的模式,自行车、地铁与地面公交应该成为城市出行的主力军,它们合起来应该占到90%,剩下的10%用小汽车做补充。他认为这个转型过程也许要到2035年才能完成,但“共享单车和共享汽车的问题思考都必须放到这个大格局里面”。